擔任館長八年,井迎瑞找回近萬部國語、臺語電影和舊時臺灣新聞片,典藏在電影資料館,成為歷史、藝術和電影研究的重要文獻。卸下館長身分後,他重拾教職,帶領學生從事老舊影片的修復保存工作。井迎瑞指出,第一階段需先進行田野調查,找到放映師、舊貨商人……等關鍵人物,長年跟他們「搏感情」,才有機會得到膠卷訊息、割愛手中收藏品。當取得一箱箱膠卷後,必須清理膠卷上的塵土和鏽蝕、判斷邊緣孔洞的損壞程度、一一縫合貼補……等猶如醫師手術的精細程序,且逐一登錄、分類、檢測、修復,拼湊出完整的影片。

講義英雄的人生觀

主修電視電影相關領域的井迎瑞,在接下電影圖書館館長一職後,首次踏入電影文化保存領域。「我是名非常生澀的菜鳥,但我很勇敢地飛,」當時年僅三十八歲的井迎瑞說,才上任沒多久,便扛起接辦第四屆金馬國際觀摩影展任務。他決定策畫臺語電影專題,發現許多耳熟能詳的臺灣老電影,資料建檔極不完整,「有太多東西快速走入歷史,現在不搶救,以後就沒了。」隨著老戲院一個個凋零,他驚覺,臺灣電影史料因缺乏完整的保存制度,讓許多本土生產的影片,隨著時間一一消逝。

井迎瑞說,「影片是記憶的宮殿,同時留下了表象、內涵和時代的精神。」這些都是超越文字和圖像的珍貴史料,值得好好保護。現在,他每天的工作還是帶著學生,找膠卷,救膠卷,一點一滴揀拾、保護屬於臺灣的記憶。「我們都是充滿夢想的人,」他說,「你夢想,他們就會跟隨。」

井迎瑞是外省人第二代,從加州大洛杉磯分校畢業,取得電視電影碩士、教育博士。井迎瑞接受講義雜誌採訪時回憶,一九八七年臺灣解嚴,他辭去美國工作返臺,見證臺灣社會民主化、改革與開放歷程。他是世新大學校友,當時的創校校長成舍我邀請他擔任世新大學廣電科科主任。任教三年後,井迎瑞因新聞局延攬,擔任國家電影資料館前身「電影圖書館」館長,就此在臺灣電影資料保存史上,扮演舉足輕重角色。

個人信貸

我的夢想太多,眼前最想完成的是開辦「臺灣電影博物館」。臺灣文化資源分布重北輕南,南藝大長年投入搶救修復膠卷,臺南又是閩南文化的重要據點,因此曾爭取在臺南籌設。但目前尚在尋找合適場地,以儘快收藏臺灣電影相關物件及影片資料。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講義英雄-搶救老電影膠卷的先鋒-102617413.html

面對如此困境,井迎瑞選擇留在學校裏務實經營,他堅信,專業人才是未來可長可久的保證。他告訴自己:「不要忘記初衷,不放棄從教育扎根。」政策有時也像潮流會隨時間改變,但井迎瑞希望讓電影保存工作回歸本質,並透過教育影響下一代。

講義英雄 搶救老電影膠卷的先鋒

三年前,音像紀錄與影像維護研究所在苗栗進行田野調查,意外從一名資深放映師得知一九五六年拍攝、已消失半世紀的臺灣首部臺語片《薛平貴與王寶釧》下落,馬上號召人力著手搶救。井迎瑞說,一九五○年至一九七○年間,臺灣生產一千兩百部臺語片,目前僅存兩百部,《薛平貴與王寶釧》的出現,讓臺灣電影發展論述更完整,令團隊振奮。

請說出你最景仰的人

你至今遇到最大的挫折是什麼?如何克服?

講義雜誌是本內容深入淺出、文章篇幅精準,又能激勵人心直指核心的好刊物。



請為幸福下個定義

在臺南藝術大學的教授研究室,井迎瑞忙進忙出,拿出幾個紙箱,小心翼翼地整理裏頭的廢棄錄影帶,「我能夠從裏面找出珍寶,」已有幾許白髮的他說,「我們會一卷卷檢查,即使九成可能是破損嚴重、幾乎不能看的片子。」井迎瑞,現任臺南藝術大學音像藝術學院院長、音像資料保存與展示中心主任,他頂著留學光環歸國,卻放棄電影導演夢想,搶救珍貴的老電影膠卷,投入臺灣電影影像保存近三十年,於二○一四年榮獲臺北電影獎的「卓越貢獻獎」。

我認為幸福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,不太需要考慮效益。之所以投身電影修復工作20多年,正是因為發自內心的喜歡,並且享受過程中帶來的成就感。

當一部老影片修復完成,得重新闡述,讓影片的價值被看見。最後階段則是把修復過程編纂成教材,建立知識系統,並讓學生參與實作,使電影保存修復專業傳承下去。井迎瑞感歎,現今文創產業已走得太偏,「在乎的是商品,而忽略了文化的本質。」在公部門給與資源、要求績效的壓力下,電影修復工作也變得功利,修復者開始有了市場考量,不再單純以文化保存做為出發點,這是他所不樂見的。

我從少年時期就開始仰慕卓別林,卓別林的作品充滿人道主義關懷,利用逗趣淺顯易懂的劇情,不惜犧牲形象耍寶,在取悅大眾之餘,也能讓觀眾笑中帶淚、淚中得到洗禮,進而對人生與世界充滿理想與熱誠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人生至今走來沒碰過大挫折,但卻是貸款小挫折不斷。當年出國讀書,我靠雙手及衝勁打拚、半工半讀,雖然辛苦但一路上都有貴人相助。後來放棄美國工作,選擇回到臺灣,一度擔心會不會讓家人吃苦,所幸現在回頭看,一點也不會感到後悔。

你認為人生最有價值的事物是什麼?

身為一名教育者,看著30年來帶出來的學生,逐步在社會各領域有所成就,讓我很欣慰。從開始電影搶救工作至今,讓過往不被看到的影像重新被看見,甚至逐漸受到重視與歡迎,我覺得是人生中最有價值的事。

你還有什麼理想未實現?

經過深刻思考,井迎瑞決定運用館長身分債務協商做一些改變,主導將電影圖書館轉型成蒐集、整理國內電影史料的重要機構,大量搶救電影公司老舊影片。當時社會對電影保存意識低落,加上臺灣氣候高溫潮濕,電影膠卷保存不易,許多六○年代的臺語電影,一旦老舊毀損,不是以便宜價格轉賣,就是一卡車一卡車的拋棄。「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任務,」他說,「這條搶救之路,一路都很挫折,一路總覺得晚了一步。」團隊仍鍥而不捨,足跡踏遍歇業片廠、戲院,各種廠房倉庫,甚至遠赴香港、日本、法國……等地買回和臺灣相關的電影母片。

你認為講義最大的特點是什麼?

「高度發展年代也是高度破壞的時代,」井迎瑞憂心地說,「整體社會氛圍就像急於告別匱乏,即使犧牲土地、河川、文化資源也無所謂。」他靠著對電影的熱愛,堅持咬緊牙根搶救,繼續與時間賽跑。


79C863BD7C27701C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原車貸款

l35bj15vx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